校庆首页 -> 校庆文苑 -> 正文
廿年风雨话中秋(散文诗)
发表:2011-07-06  浏览:10959次
廿年风雨话中秋(散文诗)

1966届高三(5)班 杨维康


  又盼来了今年的中秋,可还是没见到那皎洁的明月。望着满天的阴云,我想起了我离开老家近二十年来的几个终生难忘的中秋节……
那是1963年的秋天,
        我从老家天门求学来沙市三中,
    学校就在荆江北畔。
        当中秋佳节来临,
        和今天一样也是秋雨不断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这些初次离家的少年,
        难免有些思乡、伤感。
        学校领导像是看出了我们的心事,
        当晚为我们举行联欢:
        教室里,张灯结彩,
        桌子呀,围成一圈;
        菱角,是那样的香,
        月饼,是那样的甜。
        欢歌,驱散了学子心头的愁云,
        笑语,赶却了我们未见到中秋明月的遗憾。
        老校长就坐在我身边,
        催我多吃点心,
        问我生活习惯不习惯;
        鼓励我努力学习,
        就像父亲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在异乡的第一个中秋之夜,
        我们虽不见明月,
        但我们心中的月亮,
        比天上的明月更圆。
        而后我们专心于功课,
        早已将端午、中秋等节日抛到一边,
        但我清楚地记得沙市的中秋之月,
        就像羞涩的少女难能露面。

三年后正当我们准备接受祖国的挑选,
一场十二级的风暴将大地席卷。
一切传统的佳节都作为四旧横扫,
虔诚的少年只知道冲杀,呐喊。
不觉到了1968年的秋天,
文化革命的夺权斗争进入“相持阶段”。
我们几个无家可归外地学生坚守在学校,
不能升学,也无工作可干。
一个晚上,几位沙市的同学来到宿舍,
月饼、菱角各有所带,
一下子闹得我们不知所措,
继而又感慨万千:
原来今天是中秋节,
他们请我们来聚餐。
难得啊,窗友之情同手足,
珍贵啊,知己结识在患难。
要知道我们都失学失业,
年近二十,纯然是一批落魄少年。
同学的好意我们非常理解,
他们是怕我们节日里孤单,
带点食品,团聚叙谈,
聊以解愁,互劝互勉。
可在这风雨如磐的日子里,
谁不为前途把心耽。——
没有欢歌,没有笑谈,
面面相视,如坐针毡,
香甜的月饼,也觉寡淡。
不等席散,有人提出把月赏。
可月亮在哪儿,头顶是乌云满天。
大家都诅咒月亮的吝啬,
唯独中秋之月不愿撒向人间。
等了好久好久,
云块才慢悠悠地移去,
月亮现出她洁白的脸蛋。
很快,一片乌云压过,
月亮就这么“犹掩琵琶半遮面”。
多难得啊,心爱的婵娟,
是不是今天世人都昂首仰望,
你才如此羞惭。
还是有和何隐情无可申辩?
可你怎能辜负人们的厚望,
让大家中秋之夜惆怅、遗憾。
但就这么匆匆地一现,
我们也得到极大的慰安:
似乎昔日的理想也像这匆匆来去的月亮,
还有实现的希望一线……

      历史的误会,命运的差遣,
      将我送到了我第三个故乡——江陵马山。
      我投入了农民的怀抱,
      不愁吃穿,有事可干。
      但当年的好友在哪里?
      昔日的理想成了梦幻!
      下乡后的第一个中秋节到了,
      同伴们都回沙市,我独守营盘。
      今年的中秋之月何等好啊
      硕大、洁白、耀眼。
      天空无一丝云彩,
      星星也显得暗淡。
      可你是这样的寂寞、惨淡,
      投下的冷光,给人以阵阵清寒。
      可诅咒的月亮啊
      何时长向别时圆!?
      你分明是在捉弄我的命运,
      你分明是在嘲笑我的孤单!
      去你的吧,
      我再也不愿看到你苍白的容颜。

同伴归队后我急匆匆赶到沙市好友唐庚家,
他递我几张诗笺:
啊,好一首“为维康八卅留影题照”,
好一首“己酉年中秋感怀”,
还有新填的“水调歌头•过白水滩”。
我急切地拜读诗稿,
从“感怀”诗中,
我也看到了友人中秋之夜的孤单、缠绵:
        “ 闲窗孤影锁经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何日重挥跃马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长恨中秋空过速,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愁竟日不飞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扬镳分道诗朋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笔从耕学友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吟罢夜深秋月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声叩壁自高眠。”
感情是多么真挚啊,
多情的少年!
像是两座有着同一音调的金鼓,
像是两根调到同一频率的丝弦。
稍一触发,产生共鸣,乐思涌泉。
我来不及找纸笔,
用歌喉将心声呈现。
是啊,“长恨中秋空过速,
但愁竟日不飞旋。“
是啊,“愿作波浪千叠,
涤尽黎民万苦,
虽死亦犹欢。”注


      世事变迁,时光荏苒,
      不觉又过了整整十年。
      十年后的一天,
      我正坐在小小的荧光屏前,
      将电大的课程钻研。
      物理教师正讲授潮汐的成因:
     “……主要是月亮叫海水陡掀巨澜,
      而每年的中秋之时,
      钱塘江口的涌潮可算是世界奇观。“
     “啊,今天是中秋节!“
      不知是谁感慨的插言。
      是巧合,还是有意加添?
      不,课程讲到这儿正该有这么一段。
      通俗的讲解,精确的推算,
      科学知识像清澈的泉水,
      滋润着我们的心田……
      一个多么有意义的中秋节,
      为四化,我们将科学高峰登攀。

今天,我们迎来了新的中秋节,
可又见不到你的尊颜。
你是否贪玩,
去和星星捉迷藏,乐而忘返;
你是否被人们干四化的精神所鼓舞,
今晚也去加班。
那瑟瑟的风声,
可是你和地球使者的亲切交谈?
那淅沥的秋雨,
该是你为忠烈把热泪飞溅。
啊,心爱的婵娟,
想必你也无限惆怅,
悔在中天高处不胜寒。
请不要着急,心爱的婵娟,
将来会有这么一天,
我们能叫风雨雷电听凭调遣,
如果中秋再有乌云敢来遮挡,
定将她赶到天边。
让你无遮无碍,皓魄中天。
也让人们饱享之月的沐浴,
举杯痛饮,同宵达旦……
宝镜啊——玉盘,
地球唯一的亲眷,
让我们永远携手并肩,
在浩瀚的宇宙飞旋;
让我们永远亲密无间,
为人类文明多作贡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1983年中秋晚匆草,日后改定

  注:“愿作波浪千叠,涤尽黎民万苦,虽死亦犹欢。”为《水调歌头•过白水滩》中句。我曾为<为维康八卅留影题照>、《己酉年中秋感怀》和《水调歌头•过白水滩》谱曲


【字体: 】 【打印版本】 【返回目录】 【返回主页